分类
118金宝搏

齐齐哈尔大学回应“新生每月只能预约洗澡3次”

原标题:齐齐哈尔大学回应“新生每月只能预约洗澡3次”:通知不妥已撤回

齐齐哈尔大学发布关于校内洗浴中心预约洗浴的通知,称新生报到后,每人每月可预约洗澡3次。28日,新京报记者从齐齐哈尔大学后勤管理处获悉,通知已于27日下午撤回,“肯定是有不妥的,所以我们撤回、不实施了。”

2012年,钟元位将钟芳蓉送到了耒阳市区的正源学校读书。正源学校是一所全寄宿的民办学校,可以从初一一直读到高三。为了弥补不在孩子身边的遗憾,这一次,钟元位继续到广东打工,而妻子刘小义则留在老家,一边就近到一家制衣厂打工,一边陪伴儿女。

记者:说要查分的时候你不查分,你说我还想午睡?

钟芳蓉:我没对答案,感觉临场发挥有点糟。语文当时考得挺慌的,作文有很多涂改,有的段落都写错了,直觉大概会600分以上。

“他们对我的要求就是尽力就好”

钟芳蓉母亲刘小义:我女儿终于有出息了,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了。

8月27日,齐齐哈尔大学后勤管理处发布“关于洗浴中心预约洗浴通知”。

记者:当时考完了以后,你觉得自己最差怎么样?

钟芳蓉:能,因为爸爸妈妈不在身边,爷爷奶奶带我,我觉得什么都要靠自己,会更加独立。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后勤管理处尚在重新商榷洗浴的程序、次数、方式方法等,“我们还在沟通,这项工作还没开展。有新的进展会再发通知。”记者 吴淋姝

和其他到外地打工的父母一样,他们每年春节回老家一次,短暂地停留之后,再返回外地继续打工,周而复始,钟芳蓉就跟着爷爷奶奶长大。

8月28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询问齐齐哈尔大学后勤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称,上述通知已于27日下午撤回,“肯定是有不妥的,所以我们撤回、不实施了。”

8月27日14时许,齐齐哈尔大学后勤管理处发布“关于洗浴中心预约洗浴通知”称,为做好学校洗浴中心疫情防控工作,最大限度减少人员聚集,保证正常洗浴,根据学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的相关要求,对洗浴实行预约、限流、测温管理。

钟芳蓉母亲刘小义:过上好的生活,比我们的生活好。

钟芳蓉:很久不见,一年见一次,感觉有点不熟,因为周围小朋友的父母也有很多不在家,所以也习惯了。

母亲:女儿终于出息了,她的孩子以后不会成为留守儿童

记者:什么叫改变自己的命运?

2006年,钟芳蓉的弟弟出生了,姐弟俩都由爷爷奶奶看护。在村子里,这样的情况很普遍,远在广东的夫妻俩和正在长大的女儿交流得很少。

8月27日,《面对面》记者在正源学校见证了钟芳蓉收到北大录取通知书的全过程,学弟学妹为钟芳蓉鼓掌叫好,而她本人却异常平静。这种平静并不陌生,早在一个月多前,7月23日湖南高考成绩发布,大家都在争相查分时,钟芳蓉就表现出了她的平静。

钟芳蓉:要出来总会出来的。

高考时,钟芳蓉的父母在外地打工。最早知道钟芳蓉成绩,并确定676分是湖南省文科第四名的人,是她的校长和老师。随后,母亲刘小义通过家长群知道了这个消息。

记者:真的,为什么这么不关心分数?

钟元位和妻子只有小学和初中文化,因为没什么文化,在外的这些年吃了很多亏,夫妻二人希望孩子能通过知识改变命运。

记者:你能理解父母为什么不在你身边吗?

上述通知提到,根据学生返校情况,分期调整洗浴次数。“8月29日至9月4日,住宿生约6500人,此时间段每人每周可预约2次;9月5日后,住宿生约18700人,此时间段每人每周可预约1次;待新生报到后,每人每月可预约3次。”

钟芳蓉父亲钟元位:读完五年级要六年级了,老师跟我们爸妈说,你那个孙女读书这么厉害,不要在这里读,在这里读读不出去的,他说要去市里好一点的学校读,她可能就读得出去。

要午睡不急于查分,“要出来的总会出来的”

钟芳蓉母亲刘小义:我感觉好像在做梦,很开心。当时我和同事在一起,我就跟她分享了,高兴地跳起来了。

钟芳蓉的父亲钟元位在13岁,刚读到小学六年级时就辍学回家了,他先是干了两年农活,后到广东打工。在广东,钟元位与在中山市一家制衣厂打工的刘小义相识并结了婚。2002年3月,钟芳蓉出生了。几个月后,为了生计,钟芳蓉的父母又相继踏上了外出务工的道路。

与钟芳蓉的平静不同,父母在得知她的高考分数后,马上跟老板请假赶回老家。

记者:当时你马上联想到的是什么?

钟芳蓉:非常能理解,我家是农村的,如果像我爷爷奶奶种田是不能有多少钱的,可能供我上学都是问题,他们在外面打工可以赚多点钱。我去过他们的工厂,也看到他们打工其实非常辛苦。

钟芳蓉母亲刘小义:我理解的好生活就是衣食无忧,以后她不用像我一样。网上说她是留守儿童,她的孩子以后不会成为留守儿童,他们可以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在一起。

记者:你有把握考高分吗?

通知发布后,一名学生表示,“虽然通知对象是师生,但教师可以随意出入校园,限制对象只有学生。现在的天气还不算太冷,每天都20多度,让学生10天洗一次澡,完全不合理。”

记者:你理解的好生活是什么?

此外,通知规定每名学生的洗浴时间不超过60分钟。有洗浴需求的师生,需当天提前20分钟在指定app上预约,预约人数达到上限后无法预约。

记者:你能体谅他们吗?

在对父母的盼望中长大 “他们真回来了,我却不好意思叫他们” 

钟芳蓉:他们没回来之前很期待,每次他们要回来的时候我们会在家旁边的路上等,但是等他们来的时候自己又有一点不好意思,不会叫他们。

钟芳蓉:不急,我想再差一本应该会有吧。

“留守”,是钟芳蓉无法回避的话题。她的家乡湖南省耒阳市余庆街道同仁村,地处湖南省南部山区,因为土地资源紧缺,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外出打工成了村里人发家致富的唯一出路。

后来,钟元位将儿子也转到正源学校读书。在私立学校读书,意味着昂贵的学费,两个孩子读书的费用迫使刘小义再次离开来家,到广东去谋取更高的收入。

记者:知道女儿考得这么好的时候,你心里当时什么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