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班用一年不长的时间做一件改变终生的事

走在回龙挂壁公路上,刘雨佳难以想象,这条9公里长、在千仞绝壁上劈开9座山头、打通4条隧道的盘山公路,是回龙村党支部书记张荣锁带领150名党员,苦干8年,用双手一点一点开凿出来的。

这是2019年全国“青马工程”高校班的一堂体验课,也是让华中科技大学学生刘雨佳至今记忆犹新的一幕。

2017年正是共享单车洗牌之年,悟空单车和町町单车相继倒闭或停运,小蓝单车面临着押金未能退还的问题。

“以前的宣讲内容可能学术性更强一些,现在我更想把一些时事,以及自己在‘青马班’上原汁原味的亲身经历,讲给大家。用更大众化的语言,把宣讲做实。”赵永帅说。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刘雨佳和其他来自全国各地高校的“青马工程”学员一道,先后来到北京、河南、山东等地,学理论、走基层。谈及这一段经历,大家在“震撼”“难忘”“有收获”之余,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词――改变。

自己的“榜样示范”有了成效,钟开炜很感动,也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很值得。他告诉记者,以前大家对“青马”并不了解,但当大家看见他从“青马”归来后实实在在的收获,就会从潜意识里激发出对学习的渴望。现在,经常会有同学找他借一些“青马”的笔记和PPT。“可见,对于高质量的学习,学生并不会拒绝。”钟开炜说,“而且跟大家沟通后发现,很多人都希望能有机会,加入到‘青马’的队伍中来。”

原本在武汉封城前,已成功“逃离”的钟开炜,见疫情日益严峻,又“杀”回武汉,组建了一支抗疫志愿服务队,协助社区开展排查工作。

“经过‘青马’的学习,我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可以做得更多,为国家作更多的贡献。”他说,尤其是看到那么多的基层干部带领大家一起脱贫致富,让他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和方向。

让代成军印象深刻的,是在裴寨村看到的一段视频。视频中,全村的老百姓,在过年的时候都来到裴春亮的家里给他送饺子。“这个画面给了我非常深刻的触动。”代成军说,“这就是人生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一个人的价值不一定体现在多高的位置,而在于能帮助多少人。”

几年前,忽如一夜春风来,大街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橙色的是摩拜、黄色的是ofo、蓝色的是小蓝、绿色的是酷骑、白色的是哈啰……

那哈啰单车是如何在“彩虹大战”中走到最后的呢?

当然,这只是哈啰单车科技感的一个表现而已,篇幅所限,其他的科技感就不一一赘述了。

我猜中了这开头,原以为共享单车的霸主会在这两者之间产生,但谁也没料到结局会是这样。

马云曾在多个场合反复告诫创业者,“哪里有抱怨,哪里就有机会!”

“和孩子们结下的这段感情不易,希望志愿者能够继续陪伴他们。”钟开炜说。

这是一场近在身边的、肉眼可见的“彩虹大战”。颜色的消失或出现,就是一次次输赢的体现。

2018年阿里对哈啰单车狂砸200多个亿,助推哈啰单车“登基”,阿里正是看中了哈啰单车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以及精细化的运营路线。

哈罗单车与摩拜、ofo的旧版三国杀已经终结了,但也面临着来自美团单车、青桔单车的竞争。

和他们一样,很多“青马”学员虽然远离抗疫“主战场”,但也在为抗疫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据介绍,受委任为司法警察后,他们将有权力行使司法警察职权,包括扣留涉及矿产资源犯罪活动的人士。

截至2020年7月21日,金鑫控制的天津安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浙江台州椰林湾投资策划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紫光学大23.94%的股份,为紫光学大第一大股东。紫光学大目前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紫光集团有限公司已出具承诺函,紫光集团有限公司与其全资子公司西藏紫光卓远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北京紫光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承诺支持该次董事会调整,支持金鑫及其一致行动人提名达到半数以上的董事成员人选,并支持其当选,支持金鑫先生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刘雨佳告诉记者,曾经自己对未来的规划,也和很多人无二,进一个不错的企业,有一份可观的收入,就可以了。但现在,他更想成为一名基层工作者。

哈啰单车推出行业首个应用级别的自适应蓝牙电子围栏,俗称“蓝牙道钉”,用以规范用户在规定区域有序停车。

正如刘雨佳所说的那样,“青马”似乎并不仅仅是一段经历,更是一种身份、一份荣誉,一颗埋藏的种子,在“青马”学员的心里生根发芽。

根据天津晋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晋丰文化”)与紫光学大签署的《非公开发行 A 股股票之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认购协议》,晋丰文化认购的股票数量为不低于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最终发行数量的 10%,且不超过 45%。按照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数量上限 28,858,532 股测算,同时晋丰文化本次认购其中的 10%-45%,则本次发行完成后,金鑫先生将通过晋丰文化间接持有紫光学大 2.31%-10.38%的股份,通过天津安特间接持有 8.47%股份,通过椰林湾间接持有 9.95%股份,合计持有紫光学大20.73%-28.80%的股份。

当榜样从书中走到眼前,往往比任何形式的“说教”更有效。在刘雨佳看来,这些活生生的案例就是对理论最好的注解――每一个故事背后都能找到理论的影子,每一个理论知识都是由一个个这样的故事凝聚而成。

这一切的转变,都源于“青马班”的一次新乡之旅。

过年期间回到家乡河南的赵永帅,第一时间报名加入济源红十字会救援队,负责公共场所的消杀工作。同时,他还为社区内的高三学生提供课业辅导。代成军在疫情期间,担任了湖北籍大学生临时党支部的指导老师,关心关怀学生的学习生活和心理状况。

矿产资源在柬埔寨国家经济中具有重要地位。近二十年来,柬埔寨政府为满足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对具有经济价值的已知矿产进行勘查评估,同时制定了相关的政策,吸引境外投资,共同勘查与开发矿产资源。

“可能因为我是工科生,一旦理论有了它的逻辑脉络,就会激发我的思考,让我不断地寻找相关知识去学习。”刘雨佳说。

当然,哈啰单车的成功还离不开一位贵人,那就是阿里巴巴。

此时,哈啰单车和永安行合并就是抱团取暖,避免自己成为炮灰。

一粒种子:让实践由“知”到“行”

共享单车的背后,是疯狂的烧钱大战,资本企图快速烧出下一个滴滴,它们看中的候选人是摩拜和ofo。

去年7月,全国“青马工程”高校班的学员来到河南新乡,实地探访感悟基层的发展变迁,并同扎根基层50多年、带领群众“闸沟造地”“开山造河”的“改革先锋”吴金印,不畏艰险、战天斗地的“当代愚公”张荣锁,自掏腰包建设家乡的“最美村官”裴春亮面对面交流学习。

当时,在一个家长群里,有一位医生的留言让钟开炜至今印象深刻。“他说,希望他的孩子以后能像我们这些大学生一样,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承担起这份责任。”钟开炜回忆。在之前,可能志愿服务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活动。而现在,带着“青马”的“光环”,他又有了一项新的任务――不给“青马”人丢脸。

在共享单车的龙头品牌都搞高额押金制的时候,哈啰单车却一改行业规则,独辟蹊径,搞起了免押金。

哈啰单车一开始先在二三线城市投放单车,再慢慢入驻一线城市。

当然,哈啰单车最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它第二套打法,那就是免押金。

哈啰单车的第一套打法就是“农村包围城市”。

在哈啰单车未面世以前,很多共享单车都要收取高额押金,ofo的押金高达199元,摩拜的押金高达299元。

虽然哈啰单车位居首位,但三方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不再像当年那样盲目打价格战,而是集体涨价。

哈啰单车能走到今天,除了自身实力外,还真有一些运气存在,它碰到了两大贵人。

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的现象十分常见,一味寄希望于提高公民素质无法改变现状,哈啰单车便用技术改变这一难题。

一次实践:让理论由“懂”到“通”

矿产和能源部官员曾表示,2020年是柬埔寨的“矿业年”,已有多家外国矿业集团有意在柬埔寨挖掘油气、黄金和其他资源,估计投资总额将达到20亿美元。

没想到,哈啰单车竟然后来居上,成了最后赢家。

正是靠这一独特的战略布局,哈啰单车有了后来居上的机会。

“我们是带着使命和任务回来的。”王希豪说,“我们要感召、凝聚更多的青年,让更多的人成为青年马克思主义者。我觉得这才是‘青马班’最大的意义。”

家住武汉的刘雨佳,在疫情暴发的第一时间就报名成为一名防疫志愿者,负责社区内的物资分发和搬运工作,连续奋战50多天。起初,他的决定让父母很不理解。

此言一出,一片质疑。因为当时摩拜和ofo的月活还位居前列,但哈啰单车高管回应称,哈啰单车日订单量业内排行已经处于绝对领先地位。

竞争越激烈,打法就要越独特

片面化、碎片化的理论“空谈”,让很多青年学生感到老师讲的是“废话”,不听也罢,这也一度困扰着刘雨佳。但现在,原本并不“感冒”的理论学习不仅已经成为刘雨佳的每日必修,他还会主动思考,跟身边的同学们一起讨论。

这样可以避开锋芒,因为当时ofo和摩拜正在一线城市鏖战,贸然进入,可能会出现全面崩盘的惨状,不如在市场广阔的二三线城市先行试点。

相比于“说”,钟开炜更看重“做”。

最新消息,哈啰单车在新疆阿克苏街头投放单车、助力车,并宣布哈啰单车覆盖了全国超400个城市。自2016年哈啰单车投放首批车辆以来,哈啰已服务国内超4亿用户。

ofo倒闭了,仅留下一片“ofo,退我押金!”的抱怨声。摩拜也卖给了美团,但摩拜亏损严重,成了美团的一个包袱。

“那么多大学生,有几个去做志愿者?”

第一个就是永安行,大家可能闻所未闻,但它是国内首家上市的共享单车企业,是共享单车行业的一匹黑马。

“总书记说:‘不要立志做大官,要立志做大事。’‘青马’让我知道,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就是最大的事。”代成军说。

“我不一样,我是‘青马学员’。”

疫情期间,钟开炜的学弟学妹们始终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要他一“动”,大家就会迅速跟上。“看见我在社区排查,大家就纷纷到各自所在城市的社区报道。看见我们帮助一线抗疫工作人员子女,他们也会在当地拉起微信群,帮助那些孩子”。

西安交通大学学生代成军也有同样的感受,他告诉记者,自己原本对理论的认知还停留在浅层次的“背记”状态,没有从实践应用的层面去解释理论。在来到新乡之前,他也曾了解过“新乡先进群体”精神,看到过这些基层优秀共产党员的事迹。“但知道和身临其境的感受还真的不太一样”。

现在看来,哈啰单车确实是在这场旧版三国杀中取胜了。

“我是大学生,我有能力就应该去帮助别人。”

如果没有到达指定区域,智能锁会自动弹开,而且会扣调度费,但如果用户把它重放到指定区域,调度费又可以返还。

来自大连海事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博士生赵永帅告诉记者,以前他在学校的研究只局限于书本,而现在他会更关注现实。

“但老一辈共产党人活生生的例子摆在我的面前,同为‘青马’学员的同伴,也都是有担当的青年,我要成为跟他们一样的人。这才对得起我在‘青马班’学到的知识。”

如果说全国“青马工程”是一把火炬,那么每一位高校班的学员就是一点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

此外,哈啰单车还是一个技术派。

一年的学习,究竟可以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为什么“青马”的经历会成为他们口中的人生“转折点”?

“在满是岩石的荒山上,吴金印书记带领群众16年种下300多万棵树。这些树是怎么种下去的?怎么活下来的?这都面临着无数的难题。”赵永帅说,“这些前辈榜样,并不一定有多么深的理论功底,但他们的每一个工作方法其实就是理论。”

代成军也表示,“青马”的学习经历让他“到基层去”的想法更加坚定了。

不久前,柬埔寨财政部、矿产和能源部联合部门发布规章,规定所有矿产开采活动业者必须按照规定税率和纳税机制,诚实向政府交纳应付矿产税。根据新规,任何矿产开采活动,包括建筑用途矿产、工业用途矿产、煤炭和金属矿产,必须申请合法开采许可证,同时根据规定依法纳税。据介绍,增加司法警察的岗位就是为了更好执行这些规定。(完)

早在2年前,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就曾说,哈啰单车在一年半内逆袭摩拜和ofo,日订单量总量超过两者之和。

马克思主义永远不是说说而已,这些“青马”学员在老一辈共产党员身体力行的教导中汲取营养,同样,作为青年“骨干”,他们也应该成为青年的榜样。事实证明,在面对考验之时,这些身受洗礼的青年,没有忘记党的培养和教诲。在他们身上,我们能够看到青年共产党员应有的使命与担当。

此次实践教学临近结束时,来自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钟开炜走到吴金印的身边,希望能与吴金印交换党徽。吴金印十分感动,伸手把自己胸前佩戴的党徽摘下交给了钟开炜。

这一幕让在场的很多学生看在眼里。在大家的心中,钟开炜接过的不仅仅是一枚党徽,更是老一辈共产党员的接力棒。他们身上这种脚踏实地为人民服务的精神,需要新一代青年来传承和发扬。

回头来看,哈啰单车之所以能够异军突起,是因为它不随波逐流,而是采取差异化竞争。

现在,阿里巴巴也借助哈啰单车进入共享单车的领域,与美团和滴滴进行正面较量。

但仅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哈啰单车一直在进行技术突破,试图用技术的方式改变共享单车存在的问题。

“你为什么要出去?”

在参加“青马班”之前,北京交通大学学生王希豪正值保研的关键时期,身边的同学老师都在劝他不要来参加“青马班”的学习,他也一度很犹豫。但如今,他很庆幸自己没有错过这样一个实践的机会。

代成军在回到学校后,通过组织读书会的形式,把自己的实践经历融入到理论讲解中,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同学们不仅踊跃报名,还经常“私信”代成军一些感想感悟。每次学生交上来的作业,他还会专门去查重,结果发现没有一个人是抄的,都是自己的真情实感。

一面旗帜:让“青马”由落地生根到遍地开花

而且在二三线城市还可以节约成本,比如说单车损坏了,需要运输到维修点,在二三线城市可以选择低廉的三轮车运输,但一线城市却不准用。

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样一句网络流行语:“道理我都懂。”这句话用来形容如今高校学生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的困局,同样适用。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紫光学大将由无控股股东变更为有控股股东,将由无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有实际控制人。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

刘雨佳坦言,如果不是过去一年在“青马班”的学习经历,他可能会犹豫,不一定会报名。

他坦言,以往参与的社会实践更像是“玩”和“放松”,没有把实践和理论联系起来。而这次实践让他明白,理论学习和专业学习并不冲突,理论会为自己的研究提供方向和方法。上到国家政策,下到个人行为准则,马克思主义都会提供答案。

2017年,永安行的子公司收购了哈啰单车运营方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双方业务合并。

本次非公开发行完成后,金鑫先生及一致行动人将在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权利范围内,对上市公司董事会人员进行调整,使金鑫先生及一致行动人通过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能够选任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

即将成为一名思政课教师的赵永帅,曾经的“副业”是一名理论宣讲员。此次“青马”的经历,也让他对理论宣讲有了更深的认识和感悟。

其实免押金会减少公司的运营资金,还会影响哈啰单车推广新项目,但是哈啰单车还是把用户体验放在第一位,只要用户支付宝上的芝麻信用分达标,就可以免押金。

这三大共享单车背后,是阿里巴巴、美团和滴滴三大巨头的较量,目前来看,哈啰单车的表现更好些。

2月中旬,为帮助家乡湖北荆门抗击疫情,钟开炜又和同为全国“青马工程”高校班的学员吴忆,共同招募荆门籍大学生723名,为荆门市所有一线抗疫工作者的子女提供在线服务。这项志愿服务目前仍在继续。

如果用户对高额押金感到不适,那么即使行业领导者都这么做,也不要随波逐流,而是要敢于改变规则,谁抓住用户,谁就抓住了未来。

2019年,哈啰整体的市场份额占比已达到65%左右,高居第一。

在与学员的交谈中,记者发现,他们似乎早已达成了一种共识――“要把‘改变’带给更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