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大熊猫谈了一场三十多年的“恋爱”

新华社西安10月20日电(记者孙正好)向定乾钻进竹林里,躬着身扒开杂草,捡起一颗椭圆形的大熊猫粪便,拿到鼻孔下嗅了嗅。“十天左右,现在已经开始长菌发酵了。”他略带遗憾地说,“如果是新鲜的大熊猫粪便,我们就会带走。因为粪便的表皮上,有脱落的肠细胞膜,拿回去用酒精泡起来,沉淀出的蛋白质经过DNA分析,可以调查大熊猫的数量,还可以分析大熊猫种群基因及多样性。”

这片竹林,位于陕西汉中秦岭深处的长青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常年与世隔绝。向定乾是保护区的巡护员。记者采访他时,他正和两位同事徒步穿梭在这片无人区,寻找大熊猫及其伴生动物的出没痕迹。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光环:无限专区

一见钟情后,向定乾开始了与“国宝”三十多年的“爱情长跑”。

“343 Industries拥有一支专门的跨媒体团队,来与Showtime合作制作电视剧《光环》。这个团队是独立于《光环:无限》的开发团队的。这是两个完全独立的项目,有各自专门的团队和领导,不会相互影响,”该发言人在IGN的声明中说。

“小欢喜”甚多,“伤别离”也有。向定乾曾陪伴一只野生大熊猫走完了生命的最后时光。“它是我们从野外抢救回来的,养了一年多,最后因为岁数大了,这只大熊猫渐渐老死了。它临终时,我一个人在救护站陪伴它十三天,最后它一点一点地没有了呼吸。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雪,我心里很悲伤!”向定乾回忆说。

采访当天,向定乾和两位同伴,沿着山脊、沟谷、河道不断地行走,似乎没有尽头。“最早只是工作,做着做着就成了一份责任,现在就是一种爱好。”向定乾说,“我们的工作就是不断地寻找、发现、记录、更新。”

为了找到最佳的拍摄角度,向定乾飞奔到另一个山脊,绕过一个大石头,抱住一棵大树滑下去,站在了离三只大熊猫很近的位置。

“我看树叶在不停地晃,慢慢地靠近一看,一只雄性大熊猫和那只雌性大熊猫正在树上交配,另一只在树下张望。我不断地按快门,在全球首次记录下了野生大熊猫在野外交配的情景,这在大熊猫研究领域当时是个空白。”向定乾说。

虽然343的回应反驳了这一说法,但该发言人没有对该报告所说的“游戏的很大一部分被外包给了第三方承包商”这一说法发表评论,该报告称这是《光环:无限》目前绝大部分开发问题的来源。

“这里地势平缓,竹子长势好,再加上今年雨水多,竹叶比较嫩,大熊猫经常光顾。”向定乾说。

在343 Industries的发言人提供给IGN的一份声明中,《光环:无限》的开发商反驳了这份报告中关于Showtime正在制作的《光环》系列电视剧分散了343 Industries的注意力,并对《光环:无限》的开发产生了重大影响的说法。

《光环:无限》在2019年E3上首次正式亮相,并有一段加长的过场动画来演示士官长的下一段征途。但在最近的Xbox游戏展结束后,343和Xbox宣布《光环:无限》由于技术上的限制,将推迟到2021年,从而错过XSX的首发。

向定乾用“缘分”来形容他和大熊猫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该发言人称《光环:无限》和《光环》系列电视剧是“完全独立的项目”,它们的开发不会相互影响,也不会像最初报道中所说的那样“分散注意力”。

“偶遇”是向定乾与大熊猫“恋爱史”中的“高甜”瞬间。

这份有关《光环:无限》开发问题的报告是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向Thurott提供的,报道称,电视剧的拍摄“让他们把首要任务放在了赶工以跟上最后承诺的发售期限,而不是确保开发进程在正确的道路上。”

“国宝”的一个眼神、一个回眸,都让向定乾回味良久。“除了靠缘分,还得靠勤奋。”他说。多年来,靠着双脚,他走遍了保护区的角角落落。1992年2月,他与秦岭地区特有的野生棕色大熊猫擦肩而过。2008年3月18日,向定乾在巡山途中,偶遇了三只野生大熊猫,一只雌性,两只雄性。“两只雄性大熊猫在雪地里打成一团,他们正在抢夺交配权。”

“我从‘国宝’身上找到了价值感和归属感,所以也不觉得枯燥、无聊,我们的努力,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大熊猫,给未来大熊猫国家公园的发展提供一些更有效的科学依据,让秦岭这块青山绿水越来越好。”向定乾说。

作为基层巡护员,一年中的绝大多数时间,他都背着一台相机,在完全没有路的秦岭密林中徒步行进。“我们的工作就是寻找与大熊猫有关的一切痕迹,并将时间、经纬度、发现内容记录清楚。这些数据有助于分析保护区里野生大熊猫的生存状况。”向定乾说。

随着保护力度的加大,秦岭大熊猫数量已由上世纪80年代的109只增加到目前的345只;栖息地面积由1037平方公里扩大到3600平方公里;野外遇见率、数量增幅和种群密度均居全国之首,秦岭也被称为“世界大熊猫保护旗舰地”。

那是1989年,刚刚参加工作的他,主要工作是昼夜监听戴追踪器的大熊猫,进而分析大熊猫行为。当年八月,监听结果显示,有只大熊猫进入秦岭低海拔地区,他和同伴们立即上山,在一处山洞里,找到了当时刚刚产下幼仔的大熊猫娇娇。“它离我不到两米,就这样呆呆地看着我。”向定乾一边说,一边模仿娇娇的神态,“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到野生大熊猫,刚刚出生的幼仔就窝在娇娇的腕臂上,还‘嗯嗯’地叫,我赶紧拍下了那段珍贵的视频,通过电视台报道了大熊猫在野外分娩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