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武昌区官方辟谣“一小学生核酸检测为阳性”

中新网9月1日电 据武汉市武昌区官方微博消息,针对8月31日多个微信群内传播“中华路小学金都校区有一学生体温异常,核酸检测为阳性”的信息,武汉市武昌区教育局指出,系不实消息。

武昌区教育局称,实际情况是,早上8时左右,中华路小学金都校区一学生经三次体温检测正常入校。10时左右该生自述身体不适,经多次体温检测,存在发热症状。学校立即启动应急预案,会同家长将该生送往医院做进一步检查,血清及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医生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该生拿药后离院回家。望广大网友不信谣不传谣。

曾翻译过村上春树多部作品的翻译家林少华却觉得,村上春树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可能性很大,因为其作品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通俗文学,而是具有智性和审美追求的“纯文学”。

村上春树没有得诺贝尔文学奖,也许还有作品翻译方面的“锅”。林少华补充说,村上小说中的故事很有趣,其文体所具有的那种妙不可言的韵味,恐怕比故事还有吸引力。

      他表示,“从2013年第一届至今,每年德国电影节都为中国观众带来了最新的德国电影。互相了解两国的风土人情、电影文化,我想这就是我们这个电影节创办至今的意义。”

他获诺奖的可能性有多大?

      今年的德国电影节从众多德国电影中,选出了7部佳作在两家百老汇影城进行放映,另有4部特别展映作品将在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法国文化中心、林象文化与观众见面。

      演员王学兵担任今年德国电影节的中国宣传大使。谈到与德国电影的缘分,他坦言,“我在中央戏剧学院上学的时候,观摩过几乎所有法斯宾德导演的影片,《爱比死更冷》《莉莉玛莲》等等。这让我对法斯宾德导演这个人和他的电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孤独、欲望、挑衅者……我想那是我离德国电影最近的一段时间。”

“陪跑”之外,也有一个问题比较热门:未来村上春树获得诺奖的可能性有多大?

也有不少人在讨论,村上春树啥时候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获奖的可能性有多大?

林少华表示,“此前村上春树和我见面的时候,他表示一定要坚持写下去,这点很明确。”

武汉市武昌区官方微博截图

一个“要坚持写下去”的作家

由于诺贝尔文学奖似乎一直偏爱“严肃文学”作品,因此有人认为,村上春树“作品的通俗性较强”,得诺奖几乎没啥希望。

“陪跑”文学奖的村上春树

此外,也有人晒出心目中村上春树写过的经典句子。

“而这种微妙的韵味,在英译本中好像没有得到充分的传达。”他猜测,这也可能是村上春树一直“陪跑”的原因之一。

他自2006年获得有“诺贝尔文学奖前奏”之称的弗朗茨·卡夫卡奖之后,每年都出现在多家博彩公司赔率榜的前端。但村上春树本人却称,自己写作的动力来自于读者而非奖项。

无缘诺奖的知名作家并不是只有村上春树一个。曾有媒体统计过,在过往的百年岁月中,许多文学大师与诺奖失之交臂:包括列夫·托尔斯泰、易卜生、卡夫卡、契诃夫等等。

村上春树的第一部作品叫做《且听风吟》,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其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畅销全球,引起“村上现象”,知名度不断攀升。近年来,其长篇小说《刺杀骑士团长》和访谈录《猫头鹰在黄昏起飞》均推出了简体中文版。

最近几年,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都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但基本次次落空。所以,也有人戏称他为“万年陪跑”。

他认为,或者不妨这样说:写作已经成了村上春树生活状态以及生命状态本身。也就是说,如果把写作和翻译这两项活动从村上春树的生活中抽掉,他恐怕就不知道怎么生活。(完)

“据我的观察,读者越追棒的,诺奖越不会考虑。所以,越是有‘热度’的作家,可能越是获不了奖。”著名文学评论家白烨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柯理博士表示,尽管疫情对世界电影造成巨大影响,但德国电影节举办的初心不变,“哪怕影院规定只能开放三个座位,我们也会坚持把德国电影节举办下去”。

《猫头鹰在黄昏起飞》。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导演克里斯蒂安·佩措尔德通过视频表示,《温蒂妮》是一部德国浪漫主义童话,它试图让失去幻梦的世界再次恢复魔力,使疫情中受到重创的空虚世界,又能恢复一线生机。

他提到,村上春树在艺术上跨度很大,有高雅之作,也有通俗之作,有一些作品如《挪威的森林》已成为流行文学的经典。村上春树获不获诺奖,都不会影响他在读者心中已有的地位。

      其中包括奥斯卡获奖导演卡罗莉内·林克(曾凭借《何处是我家》摘得最佳外语片奖)的最新作品《元首偷了粉兔子》;瓦伦汀·里德尔的《迷失的脸》曾在支持电影界新人的德国马克思-奥菲尔斯电影节上获得观众奖,此外还有德国纪录片奖的最佳处女作奖。两部曾在柏林电影节放映的影片《永远的瓦尔辛湖》和《艺术来自喙生长的地方》也加入本次展映。